当前位置:首页 > 初淑穆 > 正文

不要景点要惊喜,年轻人选择反向出游

摘要: 记者 | 白帆 谢亦欣 为了吃上一碗正宗的螺狮粉,袁仔约上朋友从广州去了柳州。为了脱口秀一句“宇宙的尽头是铁岭”,陈红玉...

  记者 | 白帆 谢亦欣

  为了吃上一碗正宗的螺狮粉,袁仔约上朋友从广州去了柳州。为了脱口秀一句“宇宙的尽头是铁岭”,陈红玉从北京一路向北抵达铁岭。而一直在奔赴“独特之地”的旅游达人土土,则选择了与塔吉克斯坦、阿富汗、巴基斯坦三国相连的边陲小城塔县。

  这些非著名旅游小城,却因为偶然的机缘巧合,成了年轻人更个性化的目的地,无需做过多攻略,未知、轻松、惊喜就成了“反向旅行”最大的乐趣所在。

  为一碗粉、一句话出发

  2021年,柳州的螺蛳粉手工制作技艺被列为国家非遗名单。一时间,柳州螺蛳粉的知名度再上一级,而忠实的食客也不甘于只品尝网购的袋装螺蛳粉,开始寻味柳州。

  8月底,袁仔和三位朋友坐上动车奔赴柳州,车票即买即走。比起这个老牌工业城市,他们的出发地广州更像旅游城市。 “主要就是去吃和吃哪几家螺狮粉,其它的不重要。”袁仔告诉界面新闻。

不要景点要惊喜,年轻人选择反向出游

  翠翠是当地一家螺狮粉老店的店长,对当地的螺狮粉市场分外熟悉。她表示,柳州现在有3种经营形态的螺狮粉:夜市路边上的螺狮粉三轮车、装修豪华的连锁店以及翠翠家这样藏在巷子里的老店。翠翠提到,有很多像袁仔这样的外地游客,总能循着网友和当地人指引找到第三类店,是合格的“吃货”,通常也很会玩。

  从柳州向东北2800多公里,就到了铁岭——一座充满幽默基因的东北小城,更因为李雪琴脱口秀讲出“宇宙的尽头是铁岭”而闻名。陈红玉是李雪琴的粉丝,好奇驱使她听完脱口秀就和两位朋友坐上高铁出发了。

  陈红玉告诉界面新闻,他们到了当地之后,处处新鲜感爆棚。两天时间里,他们品尝了东北最有名的锅包肉,也体验了一把当地洗浴文化。“我朋友说你在市中心走一走,看到最辉煌的建筑,就是当地最好的‘澡堂子’。”陈红玉逛着逛着,真的找到了这家像宫殿一样堂皇的洗浴中心。

  他们还逛了当地的农贸市场,那里连卖菜也体现着当地人的随性和幽默。“铁岭有很多存在我们小时候记忆里、现在消失了的东西,很亲切。”和大城市不一样的质朴氛围,当地人随性舒适的生活态度,都让陈红玉她们流连忘返。

不要景点要惊喜,年轻人选择反向出游

  还有一种打动内心的,是奔赴未知的远方。土土使用随心飞机票抵达喀什,然后驱车8小时一行人赶到了塔县,这座边疆小城的隔壁就是阿富汗。虽然路程遥远,但规划并不复杂,落地喀什后只能自驾、住宿选择有限,让他们一星期内就敲定了行程。

  小城别样出圈

  越来越多像这样的年轻人,选择节假日避开人群、避开知名景点,去这些看似平平无奇的小城旅行。

  临近十一假期,黑龙江鹤岗300块钱就可以入住的五星级酒店让年轻人心动。距离重庆主城约1.5小时车程的万州,风靡全国的万州烤鱼迎来了打卡食客。陈红玉和朋友们也约定,要完成旅行的“东北三部曲”,除了铁岭,有着“小韩国”之称的延吉、既能看海又能吃海鲜的丹东也规划其中。

  此外,汉中、恩施、运城、榆林、锦州、惠州、佛山、芒市、克拉玛依、保亭、海东等诸多城市,亦在旅游平台上被搜索。

  这些城市既不是热门旅游目的地,也不是网红打卡地,甚至在旅行社和旅行平台的推荐中,相关的旅游攻略也并不多。然而,对于总是在追逐新鲜感、小众体验的游客来说,却是一种别样的体验。

  多位受访者均向界面新闻表示,小众城市别具一格的魅力,在于它还未被浓厚商业气息浸染,价格也便宜,甚至三亚住一晚酒店的钱就能在一个小城市旅游2天。袁仔也介绍,3天2夜的柳州行程,每人花费不到1500元。

  另以塔县为例,当地库米扬文化民宿负责人孙艺心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,塔县民风淳厚、物价平实,同行大多都为当地人,商业意识并不强烈,价格很难被“卷”起来。

  今年十一国庆假期,这种旅游新趋势更加明显。据去哪儿数据显示,截至9月22日,全国“小城”酒店预订间夜量同比2020年增长七成,其中高星酒店预订间夜量增幅明显,同比2021年同期增长四成,同比2020年增长五成。

  “目前长线旅游依旧面临许多不稳定因素,但反向旅游已经成为年轻群体出游的一种热潮,预计十一假期小众旅游地或将迎来新的客流高峰。”去哪儿CMO黄小杰说。

  年轻游客之所以把目光转向这些小众地方,另一个主要原因则是疫情影响下出行计划难以落地,而小众城市则通常有着“说走就走”的便利性。陈红玉去铁岭,就是一次和朋友的“周末聚会”,没有提前规划,也没有旅游攻略,3个多小时的高铁就能到达。反而是此前计划许久的厦门,一直未能成行。

  高铁是实现“说走就走”的客观条件。马蜂窝数据显示,2022年,平台“高铁游”相关内容量比去年同期上涨28%;去哪儿方面也表示,一小时旅游住宿圈车程范围,是平台推荐小众目的地的重要标准。

  另外,疫情之后,几家航空公司推出了“随心飞”“机票盲盒”等产品,也在一定程度上让游客有了说走就走的机会。以去年飞猪“双十一”促销活动数据为例,8家航空公司“随心飞”产品累计销量超过10万件。

  借此旅游能火吗?

  价优物美、服务周到让小众城市积累了不错的口碑。但这些地方的旅游业,真就此火起来吗?

  徐晓磊是中青旅市场负责人,他告诉界面新闻,他也关注到了“反向旅行”的兴起。但他感觉,这仍是属于少数人的尝试,尤其是以热爱探索、偏向自由行的年轻客群为主。也因此,该需求会带来部分机票、酒店预定,而非组合旅游产品订单。

  哈尔滨当地居民熊仔,对东北旅游也有一定观察。她对界面新闻表示,鹤岗作为旅游目的地引起关注,更像是社交平台博主带头营销的产物。“大家都是一种猎奇心理,因为低房价记住了这个城市,又被网红打上‘躺平’标签,但大家不会在它寂寂无名的时候看到它。”

  孙艺心也认为塔县的旅游市场3-5年内不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“在国内,塔县是距离沿海地区最远的一个目的地,再加上地处高原、邻近三国边境,旅游发展有限。”孙艺心说。

  虽然小众目的地规模化的机会并不算大,但徐晓磊也表示,旅游需求永远是个性化、多元化的,游客群体和兴趣组织反过来也能“设计”旅游服务,推动旅游从业者跟进开发。

  去哪儿也开始尝试推荐更为小众的城市。据黄小杰介绍,平台攻略是首要筛选阵地,先通过有经验的博主将大众熟知的景点、网红滤镜过重的景点筛除掉,然后结合酒店、机票、火车票近年数据,判断当地基础设施完备状况,基于旅游住宿圈周边一小时车程范围内,推荐值得玩的景区与住宿。

  小众城市目前只是一种出行新趋势,后续能否被贴上“旅游城市”的标签,还要看当地交通、酒店、美食等一系列配套产业的发展,以及当地政府对城市如何定位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这些城市难能可贵之处,就在于还没有过度商业化,还没有有些旅游城市常出现的“宰客”现象。因此,如果当地真的火了,除了抓住发展机遇,保留住“本色”,才能带来长久的吸引力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袁仔、翠翠、陈红玉、土土、熊仔为化名)

发表评论